• 驴友手记 | 新浪网友沧浪客:雄关天成、古道蹄音与僰人悬念
  • 楼主: 转载分享 |查看: 2864|回复: 9
转载分享 注册会员 收听TA

26

主题

1

听众

179

积分
转载分享 发表于 2013-2-24 03:05:44
一、闲话开头

    万事开头难。比如2006年豆沙关“7.22”地震后豆沙古镇的重建,比如我们怎样与当地政府携手创建“豆沙旅游名镇”,再比如我这篇文化构想的开头。
    那就从闲话开始。1987年,我随云南省第二届讲师团奔赴昭通。因为不是应届毕业生(其时我已经在云南师范大学工作了两年,教授《大学语文》和《大学写作》等课程),我可以选择想到哪个分队,因此我选择了当时据说是最艰苦的彝良。实话说,那的确是艰辛的一年。物质的乏溃和文化的贫瘠,竟然形成了这样一道风景:每逢周末或节假日,讲师团的每个分队,只留一个人坚守,以便接待其他分队前来窜门的“同袍”,别的全部到外分队驻扎地(县城)观赏风景。以至于在那一年里,我走遍了昭通的所有县份,其中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当数盐津——因为它有豆沙关。豆沙关之古韵深藏和悬疑重重,令人梦回萦绕。可惜那时还没有“文化旅游”的概念,且因此地“锁钥南滇,咽喉巴蜀”,其“关锁风情”非同别处,所以感慨万千之后,逐渐虚化。然而虚化并非遗忘,历经十余年离开故土在上海、北京、深圳、海南等地的奔波,终难舍故土情结,回云南之后,我的重返昭通之念,日渐凸显。
    2006年7月22日,我在《云南信息报》做副刊和时评两个部门的主编,乍猛听说盐津发生了地震,已惊动了省委省政府甚至中央最高层,一下子就懵了——千年古镇豆沙关没事吧?五尺道怎么样了,僰人悬棺是否还“悬韵犹存”?经四方打探,得知它们一切如故,于是悬心落地,只默念,是该到故地重游的日子了。然而身不由己,俗人有俗务,俗务缠绕,始终成行不得。直至公元2009年3月19日,我已经投奔云南日报报业集团属下的《春城晚报》近两年了,才接到通知:你们,“罗老大钦点”的,到盐津豆沙关去,把那里的文化和旅游现状给搞清楚了,回来汇报。“罗老大”是我们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的头儿,他的睿智、机敏与果决,实为我“浪迹天涯”多年以来所不多见,既经他认可而且“钦点”,我们一行8人,就备感责任沉重。因而在奔赴豆沙关的途中,我不停地询问豆沙古镇现如今的这那什么这什么,搞得人家烦不胜烦。好在,高速公路修通之后,我烦人也不过5小时而已,不像20多年前,烦人得20多个小时,最后连自己都烦了自己。
分享是一种快乐,版权属原作者所有!
只言片语也是一种鼓励
返回板块
回帖列表
发表于 2013-2-24 03:06:48 |显示全部楼层
二、又到新豆沙

    下面我必须说得简单明了啦,否则惹人生厌。我们一行8人,于公元2009年3月19日晚7:30左右到达豆沙古镇。路上得知,现今的豆沙古镇,是在2006年“7.22”地震之后重新修建的。当时我心里咯噔了一下:会不会,历史与现代,就此断裂了呢!然而在小镇逡巡遍地之后,我发现,22年前的那个豆沙古镇虽然已经不存在了,但此“新曲”,却不失“古韵”:重建者们本着历史文化保护名镇的基本原则,维新而不篡改,使得这个崭新的千年古镇,依旧弥漫着浓厚的历史文化内涵。青石板的街和各种商铺与“马栈”,均悬挂着古色古香的匾额楹联,凡词句书法,皆隐现着抹不开化不去的万古云烟。故我绝不怀疑,在不久的将来,当你游历完云南12个历史文化名村(镇)之后,会情不自禁地说:‘西有和顺,东有豆沙。诚不我欺。”徜徉漫夜,我不得不对豆沙古镇的重建者们,表达由衷的敬意。
分享是一种快乐,版权属原作者所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2-24 03:07:59 |显示全部楼层
三、考探初说:天下五大名关之一

    豆沙古镇东西向的主干道,西首与“锁钥南滇,咽喉巴蜀”的石门关紧密衔接。此关之雄奇险峻,绝不逊于玉门关、潼关、山海关、嘉峪关丝毫——杜宇(望帝)经此入巴蜀,僰商经贸至印巴,诸葛挥师反西川,南诏诸王出关进长安,马可波罗也曾过石门,当年李兰义军出关反清,蔡锷护国讨袁经此出,朱德数度进出宿石门……绵延三千年,唯天地铭记,雄关不言语,留后人沉思。正如面对着巨大的石门关碑勒,人们只能默默无语。但若转身,他们会禁不住对壁立千仞的超大型回音壁呼啸呐喊:“白人子,你在哪儿?”当然你得到回答只会和你的呼唤一样。因为,对面垂直约300米的绝壁上,堪称世间最大的回音壁,绝壁上并无生灵存在,但若在对面高吼一声,山壁自有回应的“回话”,只会一模一样———和那僰人悬棺留下的千古之谜一般,留下的只是迷茫。而这种迷茫已经留存了至少30个世纪,所以在此,我为豆沙关提出了一个命名:天下五大名关之一。
    支持这一命名的第一个依据是,在中国先前的四大名关中,我曾亲身感受过玉门关的苍凉、潼关的险峻、山海关的雄奇和嘉峪关之旷远,但它们均置身黄河以北,“山川形胜”远不如彩云之南,而南疆“南蛮”,远不象北方“游民”那么喜欢“捣蛋”,可历史,原是为多事者所写的,“成王败寇”的理论,至少在滇东北的豆沙古镇,成立得不那么充分。
    第二个依据,则是任谁也不得不对五尺道低眉顺眼,满怀敬畏:昔年,李冰父子治河,需要朱提(昭通)的原材料,但没法运输,于是下令在僰道的基础上,用火烧石头再泼冷水让石头爆裂的方式,把道路拓宽至5尺,以便商贾互通有无。这条道,自今天的宜宾经豆沙关直通曲靖至滇池一带,史称“蜀身毒道”。“身毒”是印度的汉语古称,因此“蜀身毒道”也被称为由“蜀”起始的南方丝绸之路。故而它经蜀南行最重要的豆沙关,也被称为“滇南第一关”。至今,在关碑旁,这五个字雄浑依旧。至于与之交相辉映的诸多摩崖石刻,或轻舞飞扬,或古朴敦厚,无论如何描红粉饰,皆无法消泯历史的青苔。文化的辽远与深邃,本非一朝一夕所能积淀,古道上243个形态各异的马蹄之印,或深或浅,都记录着历史上的沧桑。
    最重要的证据,由老黎山以及老黎山上的五尺道和它隔江相望的千仞绝壁所构成的天堑,或许没有玉门关之苍凉、潼关之险峻、山海关之雄奇和嘉峪关之旷远,但,豆沙关的神秘与“凶险”,并非前述之四大雄关所能企及——苍凉的玉门关,不抵豆沙关“僰人悬棺”之“玄奇”;潼关之险峻虽胜豆沙关,但没有豆沙关的关河号子3000年飘荡;雄奇无匹的山海关,谁曾听说过它放任的传说?至于嘉峪关的旷远,自有“南蛮”的胸怀与之比肩——我并不想狂妄地说豆沙关乃“天下第一名关”,事实上它也不是。我只想表明:把豆沙关定义为“天下五大名关”之一,既有历史之渊源,还有自然的赐予,更重要的,它有文化3000年绵绵不绝的传承:在中国历史地图上,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关隘敢说,它的“通衢要素”,堪比豆沙关:仅从平面上看,关河河道、213国道、五尺道、内昆铁路以及水麻高速公路再加上肉眼难及的空中航线,自古至今,竟然无不经通此关,事实上已包容了自古至今别无它处的交通风景,以至于有学者称:“此实为天然交通博物馆,无虚矣!”何止无虚,若就我们的考察而言,自古至今,此地任由人们南北来往,东成西就,却一直保持着自己历史的品味和尊严,故尔誉之为“天下五大雄关”之一,当不为过。
分享是一种快乐,版权属原作者所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2-24 03:09:03 |显示全部楼层
四、考探二说:所谓洞说

    细数历史,不难发现,新建的豆沙古镇,东西向笔直的小镇主干道,西首与“锁钥南滇,咽喉巴蜀”的石门关紧密衔接。经此关,昔日,曾经,杜宇(望帝)经此入巴蜀,僰商经贸至印巴,诸葛挥师反西川,南诏诸王出关进长安,马可波罗也曾过石门,当年李兰义军出关反清,蔡锷护国讨袁经此出,朱德数度进出宿石门……绵延三千年,唯天地铭记,雄关不言语,留后人沉思。面对着巨大的石门关碑勒,人们只能默默无语。但若转身,他们会禁不住对壁立千仞的超大型回音壁呼啸呐喊:“白人子,你在哪儿?”之所以叫“白人子”而不叫“老僰人”,据史书记载,僰人这个种族,白发白须白毛,攀岩如猿,并且会“飞”,虽悬崖峭壁如履平地。在上世纪20年代,豆沙关的“僰人悬棺”共有三四十具,后遭人为破坏,迄今只存12具。既便如此,直至科技发展至今,也没人能够对悬棺之谜做出合理解释。难道,早在两三千年前,僰人们真能“飞”?这从物种起源上可找不到任何依据——何况,要把沉重的棺椁置放在有六十多米高的悬崖上,且崖下是湍急的大江(关河),依当时的科技,当然万无可能,不过,历史本是一座迷宫,再多的揣测或者演绎,都不可能再现其本来面目。
    问题是,如今的中华民族,并没有一个被称为“僰”的民族。于是有学者说,“僰”是“白”的转音,僰人乃是白族的先祖。然而,任何对南诏国历史有所了解的人,都明白此说法太过牵强。众博导大师,至今仍纷争不已,给我的感觉是,当今的学者导师,与“白痴”同义,除了“混吃混喝”,别无所能。当然,在一个什么东西都需要迅速勃起的年代,“文化”被当作冠词也就无所谓了。因此在实地考察的基础上,把豆沙关长胜村背后那个眼下尚未命名的巨大溶洞,起名为“僰人洞”,至少从旅游角度,是目前的最好选择——从多个意义上说,我更愿意采信盐津文联主席蒋显荣几十年的考研成果:僰人原系羌族一支,商周时,因助周文王灭商纣于是封地犍为(今宜宾),领地包括朱提(今昭通)的一大部分,直至明朝万历年间“改土规流”,朝廷将收回他们的世袭领地,这个彪悍的民族(时约5万人)奋起反抗,被朝廷十万大军剿灭,“自此后世无僰人”。的确,要征服一个民族,对“大朝”来说并不难,但要让这个民族灭绝,那就不容易了。《明史》上虽没有相关记载,但僰人被赶出了犍为(宜宾),也是有历史记载的。令历史困惑的是,后来,他们到哪儿去了呢?南逃(迁)是肯定的,他们沿朱提江到了昭通——最有力的证明,就是僰人悬葬的习俗,在今天的昭通随处可见。尤其在豆沙关南岸的峭壁上,数百年之后,我们尚能感受到僰人的艰辛与沧桑——他们为了使祖宗的灵魂离天堂更近一些,把两三千年后的我们搞得扑朔迷离。
分享是一种快乐,版权属原作者所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2-24 03:10:06 |显示全部楼层
五、考探三说:僰人迷踪

    昔,李冰父子治河,需要朱提(昭通)的原材料,但没法运输,于是下令在僰道的基础上,用火烧石头再泼冷水让石头爆裂的方式,把道路拓宽至5尺,以便商贾互通有无。此道必经豆沙关,故豆沙关被称为“滇南第一关”。至今,在关碑旁,“滇南第一关”这五个字雄浑依旧。与之交相辉映的诸多摩崖石刻,或轻舞飞扬,或古朴敦厚,无论如何描红粉饰,皆无法消泯历史的青苔。文化的辽远与深邃,本非一朝一夕所能积淀,古道上243个形态各异的马蹄之印,或深或浅,都记录着历史上的沧桑。
    今,踏行五尺道,立于石门要隘,放眼飞越绝壁的大堰和朱提江(关河)古码头,你能真切感觉三千年亘古的音响:足音、鼓音、呐喊之言,声声入耳。从这个意义上说,当初逃亡的的僰人,是沿朱提江到了昭通——最有力的证明,就是僰人悬葬的习俗,在今天的昭通随处可见。尤其在豆沙关南岸的峭壁上,真幻莫辨“似乎”的文字,棺下那地方,就是僰人灭族的记忆?至少,从关隘文化的角度上讲,我不相信。但我不明白的是,据《汉书》与《史记》所记载,僰人的存在无可置疑,问题是,这个民族最迟在明朝中晚期,突然“一夜消亡”,与西夏国一样令今后的历史学家破费思量。一说,自汉武帝起,大量汉人涌入,把僰人给同化了;另一说,大明派兵征剿僰人,把他们给灭了;再有一说是,经征剿后,僰人隐姓埋名,“以何为姓”,成为今天大理白族的祖先。经实地考察加之史料参照,才发现,当今的所谓学者专家都比较扯淡,他们先有自己异想天开的“观念”,然后再下手,不惜财力人力,大肆寻找支持自己观念的文化符号,搞出所谓成果。事实上,云南豆沙古镇的许多真相,就是这样给遮蔽的,在方圆十平方公里的镇上,流言与真相并存。比如,几万僰人,既然没有成为白族的祖先,并且迄今没找到他们的遗迹,那么,他们到哪儿去了呢?
分享是一种快乐,版权属原作者所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2-24 03:11:07 |显示全部楼层
六、考探四说:僰人洞

   在“一切均有可能”的豆沙古镇,除古今通衢文化,僰人悬棺文化,五尺道融通文化以及石门关关隘文化之外,其实始终隐藏着一种人谁也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文化,那就关于僰人的存在与虚无。然而经实地考察,我们发现,以豆沙古镇考察为“圆点”出发,往西大约(以下公里数均为“大约”)3公里,可到豆沙古镇的长胜村索道;过索道,又两公里,见“豆沙关第一隧道口”,沿铁路往西,再3公里,就可攀爬那座人迹罕至的无名大山……历经4个小时终于到了从来也没人为它起名的巨大溶洞,其此洞之宽之阔之长,比诸阿庐古洞犹盛。令我不得不为它命名为“僰人洞”,因为,这个洞和僰人的销往一样,既神秘又幽深,它是一族消亡之终点,也是研究僰人文化的起点。用与我们同行的盐津县文联主席蒋显荣先生的话说:“僰人自此嘎然而止,期间究竟,于是成谜。” 真是谜吗?未必。至少从“僰人洞”到“僰人悬棺”的居所,沿关河而上,直线距离不越3公里。僰人洞隐匿三、五万人而不被外人所知,那是相当的轻松,但假若由此断定这就是最后一个僰人的居所,至少,我们证据不足。问题是,依据我们实地考察,发现从言语到民风,豆沙关的土著居民与云南其他多个少数民族均有共通之处,比如豪爽与热情;但又与内地(中原)风情割舍不断,内敛而不张扬。如果把这种文化特征简称为“儒夷文化”,那么一切都将迎刃而解:雄壮苍凉的关河号子,长盛不衰的民歌《打鼓草》,古朴动人的僰人舞,唱腔悠扬足蹈无方的滩头傩戏,以及独具特色的苗族芦笙舞和民间艺术龙灯、狮灯、牛灯,花灯所塑造的花山节、古尔邦节和端午节……在豆沙关古镇异彩纷呈,展示着开放的多元文化的关隘文化态势,也就自然而然了。
分享是一种快乐,版权属原作者所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2-24 03:12:13 |显示全部楼层
七、考探五说:“飞泉”下的豆沙

    或许真蒙上天厚爱,豆沙关“北门”的老黎山,除枯水季节,竟然有一飞流直下,俗称“天外飞泉”,犹如白练飞虹,亦似情怀倾泻,使豆沙这个小小的古镇,千载一直以来凭添着许多英雄柔情。“飞泉”之下,是宽阔的广场,这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展示异彩纷呈的民族文化的空间——在这个受到多元文化碰撞的地方,中原文化、荆楚文化、巴蜀文化、古滇文化的交汇融合,已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文化景观。比如古朴独特的僰人舞蹈、独具匠心的牛灯艺术、欢庆佳节的芦笙舞、紧锣密鼓的耍龙灯、惊险中见娴熟的耍狮灯、声情并茂的耍花灯等,这些极具趣味性和参与性的文化瑰宝,均可在“飞泉”之侧一一展现。可惜,虽然这些民间风俗和艺术形式在盐津有很好的民众基础,从县城里的知识分子到田间地头的劳动大众,广为传唱。但是,目前这些风俗并没能与旅游很好的结合起来,在豆沙古镇内游客无从体会。再比如,大名鼎鼎的《打鼓草》,是豆沙古镇几千年传承下来的劳动歌曲,也就是打着鼓唱着歌去锄草。一个鼓师击鼓领歌,众人奋臂锄草,激情应和,能起到消除疲劳、激发劳动热情、督促劳动、保证质量的作用。《打鼓草》唱词极为丰富,音调抑扬顿挫、悠扬婉转,朗朗上口,极具观赏性。更为有趣的是,日本的《八木小调》与《打鼓草》曲调、旋律、风格、表现都有惊人的相似之处。而《关河号子》是豆沙古镇当地的船工号子,由号工领唱,众纤工接尾帮腔,或领唱上句,众和下句,声调高低、急缓、随航行境遇而改变。关河号子由来已久,它有别于金江、川江号子,唱腔高低兼用,铿锵有力,见人唱人,见物唱物,触景生情,有感而发,饶有风趣……据当地旅游局副局长谢丹小姐和著名歌唱家何勇先生介绍说,这许多艺术形式,都有即将失传的危险,那么,我们为什么不能将它们在此重现,以延续历史的传承?
分享是一种快乐,版权属原作者所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2-24 03:13:16 |显示全部楼层
八、考探六说:袁滋“过关节”

    侨乡和顺之“出”与豆沙关之“入”,互为表里,都是经此到异国谋生求福。前者为锦绣前程而背井离乡,创造了独特的“行走文化”。后者却“依然固我”,融古滇文化、僰人文化、巴蜀文化、荆楚文化和中原文化为一炉,以至后人以讹传讹,称之为“三川半文化”,但在我看来,把汇聚在豆沙关古镇的通衢文化、关隘文化和僰人文化统称为“南疆边塞文化”,更为贴切,且其厚重感是经得住推敲的。比如,唐德宗贞元10年(公元294年)9月20日,为维国之统,定疆域界,鉴民族之融,御史中丞袁滋到云南册蒙异牟寻为南诏王,过豆沙关时,特于老黎山岩间摩崖题刊记事,全文为:大唐贞元十年九月廿十日,云南宣慰使内给事具文珍,判官刘幽岩,小使吐突承璀,持节册南诏御史中丞袁滋,副史成都少尹庞颀,判官监察御史崔佐时,同奉恩命,赴云南册封异牟寻为南诏。其时节度使尚书右濮射成都尹兼御史大夫韦皋,差巡官监察御史马益,统行营兵马,开路置驿,故刊石纪之,袁滋题。
    文字共8行,直式左行。除“袁滋题”三字为篆书外,其余均为楷体。因有人疑此碑非袁滋手笔。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从字里行间,我们看到了袁滋“开弓没有回头箭”的豪勇之气和内心之忐忑。面对岩下汹涌的河流与雄浑的关河号子,袁滋想得更多的,或许与出使西域的张骞一样,既入虎穴,舍我其谁……千年之后,我们当意识得到,如果把袁滋过关的农历9月20日设为节日,必将与彝族的火把节(农历6月24)和傣族的泼水节(即浴佛节)一样,成为大滇的一道风景。
分享是一种快乐,版权属原作者所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2-24 03:14:20 |显示全部楼层
九、考探七说:我们忽略的,还将由我们凝聚

    公元2009年3月19日,我们云南日报报业集团的一行8人,当天到了中和镇、普洱镇和汇同溪村,感受到了水乡风情、流水宴席(当日普洱镇有人出殡)和怡适悠静。晚18点回到盐津县城,当地领导出席陪宴。其间,县旅游局副局长谢丹小姐讲了几个耐人寻味的荤味笑话,说是豆沙有五美,诸如山美、水美、人美之类,结论归一:滚滚长江东逝水,英雄难过豆沙关。我们大笑,浮想联翩。接着,全县唯一的国家三级演员、歌唱家何勇先生为我们吼出了关河号子的激越、《打鼓草》的生态以及《螃蟹歌》之“轻佻”与欢悦……但我的疑惑因此产生:如此一个缭绕着历史云烟的千年古镇,为什么许多人并不知晓?为什么直至今日,豆沙关还没有注册为中国五大名关之一?豆沙古镇的十大名菜,为何没有其独立域名?千古诵颂的“英雄难过豆沙关”之“五美”,缘何只在小圈子里传扬?所谓“三步一个林青霞,五步一个张曼玉,满街都是宋祖英的表妹”,难道只停留于当地各级官员的意淫层面?乌鸡之黑和女人之白,是透到骨子里的,为什么只找几个摄影爱好者一拍了事……等等等等,在完整地考察豆沙古镇之前,我们也同样迷惑。然而之后,我们明白:魂,已然被分散,当今的宜宾人和昭通(包括水富、盐津、威信、大关和昭通一带)的人,已很少有人知道他们血液里流淌与律动的,其实是三千年以来僰人之血脉,他们旷达而自闭的心态,由何而来,因此无人追问,但在崭新的豆沙古镇,我们确信,僰人之魂,由此分散,最终,也必将由此凝聚。
分享是一种快乐,版权属原作者所有!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2-24 03:15:30 |显示全部楼层
十、结语:南疆边塞文化,将在这里延续

    “石门关”乃是彝语豆沙“豆杓”的转音,以至今日被称为豆沙关,它距昆明的车程约6个小时,而距宜宾不过2小时,距成都约4.5小时,直达重庆也不会超过5个钟点。据我们在水富县调查的资料所知,与水富县城隔江相望的宜宾市,知“中国西部大峡谷”者,十之八九,而知文化底蕴深厚如豆沙关者,十不过一。不怪人家数典忘祖只图安逸,事实上是我们太过固步自封,习惯了关起名来自封老大,把为数不多的几个铜钱翻来覆去地数得手脚抽筋,直至2006的“7.22”地震,他们才豁然惊醒:外面的世界,原来是如此庞大而温馨!由此,他们改变了逆来顺受的传统经验,在不失淳厚民风的前提下,结合当地人文和地理特征,感谢毛主席(笔者按:他们口中的“毛主席”与“共产党”同义),以自己的历史文化和区位优势招商引资,成绩斐然。
     豆沙关既称“千年边塞/南疆一关”,锁钥南滇,要塞天成,但犹如陈寿的《三国志》,厚重在那里摆着,可翻阅之人并不见多,如今,我们且得重新构思,把它创作成《三国演义》,虚而不浮,令人共知,即便有异议,那也算是成功。有幸,现今的当地政府,坚持科学发展观,接受了我们把石门关列入“中国五大名关之一”的说法,并就在改“长胜洞”为“僰人洞”的称谓上,他们也认为可行。至此,我们坚信,作为边塞文化的南疆重镇,其土著文化中所涵容的刚毅、隐忍、旷达、放任等诸多元素,将得以永世延续。

本文原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dd7d900100celf.html  致谢作者!
分享是一种快乐,版权属原作者所有!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重庆时时彩输光,网上时时彩,骗局吗,重庆时时彩怎么玩才不会输,东风时时彩计划软件免费版 时时彩后三组六杀三码,时时彩后三组六杀三号,时时彩后三组六杀一码,时时彩后三组六是什么意思 时时彩自动挂机方案,时时彩如何玩,重庆时时彩免费软件,快乐8重庆时时彩 时时彩开奖最快的网站,时时彩开奖最快的网址,时时彩开奖是谁控制的,时时彩开奖是否作假 重庆时时彩在线投注,重庆时时彩在线开奖,重庆时时彩在线做号,重庆时时彩在微信上 时时彩图片,时时彩国际投注平台,时时彩国家可以控制吗,时时彩国家不管呢 重庆时时彩近期开奖结果,重庆时时彩近期开奖,重庆时时彩近50期走势图,重庆时时彩近50期走势 时时彩是是怎么开奖的,时时彩是是怎么开奖,时时彩是时候发行的,时时彩是投资吗 重庆时时彩1010算法,重庆时时彩100期龙虎斗,重庆时时彩100局走势图,重庆时时彩100,中秘籍 时时彩倍投计工具,时时彩倍投计划表,时时彩倍投计划,时时彩倍投表格 重庆时时彩模拟投注软件,老时时彩走势图怎么看,时时彩投注技巧:中心的利润往往是最高,新疆时时彩投注 重庆时时彩,大小技巧,重庆时时彩,在哪里买,重庆时时彩,团队,重庆时时彩,四六分解 七星彩基本走势图彩票大赢家,彩票大赢家双色球走势图,时时彩投注改单软件,云南时时彩技巧 重装时时彩开奖历史,重装时时彩开奖助手,重装时时彩官方开奖结果,重装时时彩历史开奖数据 重庆时时彩稳定计划,重庆时时彩稳定版软件,重庆时时彩稳定版iOS,重庆时时彩稳定平台的 天津时时彩开奖时间对不上,时时彩虚拟投注平台,时时彩计划开发,重庆时时彩大小质合综合(遗漏值尾) 时时彩开奖直播,时时彩推荐软件,时时彩程序源码论坛,天天时时彩人工计划软件 时时彩挂机软件开发,时时彩连挂怎么办,香港时时彩开奖视频,网上重庆时时彩 破解时时彩,研究时时彩的书籍,研究时时彩,真的不能玩时时彩 时时彩双胆,时时彩双平台打亏损,时时彩参考资料,时时彩参与者怎么处罚 龙虎和时时彩投注网站,龙虎和时时彩投注平台,龙虎和时时彩怎么返点,龙虎和时时彩怎么玩 大乐透后区跨度走势图,时时彩全自动挂机软件,玩重庆时时彩的平台,时时彩投资分红靠谱吗 时时彩代理如何找客户端,时时彩代理如何找客户,时时彩代理回水多少,时时彩代理发展人技巧 重亲时时彩正规吗,重亲时时彩怎么玩,重亲时时彩往日开奖号码,重亲时时彩开奖时间 时时彩报号软件,买彩票就这几招,下载,时时彩后三毒胆技巧,御彩轩时时彩计划王 时时彩稳赢技巧买号,时时彩稳赢技巧,时时彩稳赢心得,时时彩稳赢分解法 回顶部